收藏本站  设为主页  登录 
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教育科研 >> 教研动态 >> 学习培训 >> 廉洁文化征文:月黑夜

廉洁文化征文:月黑夜

betway必威官网登录_必威体育官网app_betway883最新网址_必威体育怎么样 www.wp-obs.com 作者:曾宪职      来源:湖南省株洲市第二中学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09日 12:00       点击:711次

骤然而至的一场暴风雨,将校园刚建不久的宣传橱窗掀上半空,碎玻璃、琉璃瓦、仿红木窗架,将紧邻校门的德雅路塞得满满当当,狼藉一片。

比这场天灾更让人抓狂的,是高三学生小德的突然消失。

室外瓢泼大雨,雷鸣电闪之中,掺杂着建筑物被撕毁的各种异响。小德跟同寝的几位同学说一声“我出去看看”,冲进雨帘,当晚就再没回来,翌日上课也不见踪影。到中午时就有一群家属找来,有的激愤地围住校长办公室骂骂咧咧,有的在德雅路上对着满地的碎物打砸泄愤,嚷嚷着学校赶快交人。

到第二日,校园周遭的沟沟坎坎都已寻遍,一无所获。此时家属们的情绪反倒陆续冷静,开始跟校方配合,搜寻信息,设法找寻小德。

像那场暴风雨没了踪影一般,一连数日,小德人间蒸发,没了丝毫消息。就在家属们情绪行将崩溃,愤怒着要来学校索赔时,有同学说,小德曾在QQ上短暂现身,只撂下一句话:“恨某些人,不想回校?!?/SPAN>

这让所有紧张着的人长舒了一口气。

宣传橱窗重新开建,一长溜亮堂气派的玻璃窗格,矗立在繁华的德雅路南侧,十分地吸人眼球。首期的大幅宣传海报上,赫然挂着校内几位“名师”头像。头像下是大量的文字介绍,诸如“春风化雨,后进学生变先进”,“润物无声,希望班高考硕果满枝”等小标题就很攫人眼球。一些接送孩子的家长或过路的市民,驻足流连,深为校方的治教有方而叹服。

小德的走失,渐渐地有些被人淡忘了。校园里看似波澜不惊的日子,潜藏的却满是卯足了劲的你追我赶,人人都巴望着在考场上所向披靡力拔头筹。

今夜,无月,暗黑的天空偶有一点星光,一闪一闪,像困倦人的眼,又似不怀好意者的诡异目光。

办公室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,叶老师静静地看着时针,只待其指向10点,他便可以关门走人了。

清脆的铃声划过教学楼夜空。适才还安静着的教室和楼道里,蓦然响起乒乓的桌椅声和杂沓的脚步声。叶老师本能地起身,关窗,锁门。

“老师等一等?!币桓鲎呈档纳砬采囟プ∶?,前脚向门里一插,硬是挤了进来。

来人点头哈腰:“老师,不好意思,让您受惊了。我是小德他爸?!?/SPAN>

叶老师从错愕中回过神来,审视对方。这汉子外表壮硕,但面容憔悴,眼眶深陷,努力睁大的眼珠里,掩饰不住多日焦虑和折磨下的黯淡无神。

“小德……他怎样了?”

“刚有了一点消息,今天特意来麻烦您……”

“哦。这……”

自从听闻小德失踪的消息,叶老师就一直十分焦虑。因为在她眼里,小德从来就是一位天赋异禀的孩子。两年多的交往,二人早已建立深厚感情。但因为不是自己所教班级的学生,她不便过多过问和干预小德的事。心就一直那么悬着。小德父亲的突然来访,让她很是惊喜。

“这孩子!我们本是交往很多的,”叶老师端来一杯茶,递给对面的汉子,“可这学期一开学,他就再不肯来见我。也怪我疏忽,竟没主动去找他。等他出走了,才晓得他的电话和QQ号都换了?!?/SPAN>

“唉唉,叶老师,这不怪您?!焙鹤蛹庇诖鸹?,一口茶呛到喉咙,咳嗽半天,脖子涨得通红,“这伢子不听话,跟老师犟。所有老师里,他就只服您一个人。他跟我们说了,怕给您丢脸,所以上高三后就再不来找您了?!?/SPAN>

“这孩子,我一直以他为荣呢,说给我丢脸,这从何说起??!”

 

叶老师初识小德,是两年前的校文学社作品交流会上。初来乍到的小德,以一篇鞭笞教师失德的雷人之文,招来几个老社员的一致不满。大家纷纷质问:初中老师传你知识,恩同父母,你不知感激,反极尽挖苦!就算真有这么变着法子收礼物的老师在,那也是个别现象,用得着你给所有老师扣屎盆子么?

大家夹七夹八,闹得小德想要分辨都插不上嘴。是叶老师一番话给他解了围:“同学们,文学的天职之一,就是针砭时弊。而时弊是否该针砭,不取决于它存在的是否广泛。今天的小时弊,明日可能演化为大时弊。批判者的眼光,就在于洞察精微,在众人易忽略的地方提前发现大问题?!?/SPAN>

不久后的文学社刊里,小德那篇《变味的束脩》,赫然列在首页。

从此小德便经常来找叶老师,彼此交流文学创作心得,探讨时政热点问题,也拉一些师生根本不会谈及的家常琐事,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朋友。在叶老师看来,小德是一位很特别很优秀的学生。与一般沉迷题海专务考试的学生不同,智商高,情商也高,况且关心国事,是典型的爱国热血青年。

自高二文理分科后,一向乐观自信的小德,开始愁眉苦脸了。

他不止一次跟叶老师诉苦,说自己每次月考,老在一个学科上挂科。自己也曾经很努力,可总不见效果。

叶老师笑说:“也许,找老师跟你开开小灶,就会开窍的吧?!?/SPAN>

“找过几次了,那老师总说:‘要你家长来跟我说’,可我不想惊动父母?!?/SPAN>

叶老师皱皱眉,笑不起来了。

又一次月考后,小德找来了:“叶老师,你懂得‘要家长来跟我说’这话的言外之意吗?”

叶老师苦笑,不语。

“昨天无意听到俩同学谈天,说他们想补课,就按老师说的做,让自己家长来找老师,碰巧这俩家长是同学,事后两家长一交流,当局长的那个说老师不收费,当电焊工的那个说,老师开出的价码真吓人。我先前傻傻的,还以为老师要家长来,只是要郑重其事而已呢,原来还有那么多猫腻!”

二人一起沉默。

许久,叶老师道:“现在是市场经济,老师也要养家糊口,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补课,收点费用也不过分吧?!?/SPAN>

小德看着叶老师,感觉很陌生:“假如您的学生要您补课,您也收费吗?”

“说实话,以前我在乡下教书时也收过少许‘束脩’。但现在拒收了。一来如今收入还马虎,当老师吧,永远发不了财,就是补课捞点外快,一样成不了富人,不如干脆图个清静得了。二来总觉得收费会给自己的学生留下坏印象,破坏老师在他们心目中神圣的地位。三来吧,嘿嘿,你看现在这情势,廉政建设抓的这么紧,一旦撞上枪口,因小利而失大体,太不划算,我不做这种傻瓜?!?/SPAN>

小德点头:“能做到您这样,也就不错了!”

以后小德一度很努力,但个别科目却仍不见起色。据说没少遭相关老师责骂,说他拖了班级后腿,给老师和班级丢脸。一向心高气傲的小德很受伤,开始沉默寡言起来。莫非,他这次的走失,跟老师的责骂有关?

 

“叶老师,”对面的汉子说话了,唤醒了沉思中的叶老师,“我这做家长的太失败,跟孩子打电话,他根本不理睬。我还是很想他回来念书?!贝肿车暮鹤由袂榫谏?,一脸无助?!跋衷?,也许就只有您说话他还听,所以,现在特意来恳求您。您看……”

叶老师眉头一扬:“我正想联系他呢,快把他的新号码告诉我?!?/SPAN>

“哎哎哎,这就好!”汉子十分欣喜,赶紧去裤袋里掏摸。

一张折叠的纸片上,赫然写着小德的新号码。但纸片有点沉。里面包裹着一个方方的硬物。

叶老师皱眉:“这是什么?”

汉子哈腰:“百货大楼的购物卡,一点小意思。俺家小德一直受您关照,我们做家长的不懂事,本来早就该来感谢您的。您就别嫌少……”

“不要?!币独鲜φ抖そ靥?,撕开纸片,将购物卡塞回汉子手里。

“老师,您这是嫌少啊?!焙鹤影讶飞旃?,很着急,语气带着哭腔,双腿一软,差点跪下来,“您就是不肯帮俺这个忙,也别嫌弃俺这点小意思啊。俺也实在是走投无路,才来找您的啊?!?/SPAN>

叶老师心软了,任由汉子将购物卡塞进自己手袋,尔后感激涕零地走出办公室。

缓过神来的叶老师掏出手机,激动地拨通纸片上那个号码。

电话通了,但许久没有应答。

电话两端的人都沉默着。又过了许久,对面隐隐地有抽泣声。

“小德,我相信您是条汉子。啥也别说了,今晚睡个好觉。明天出来,老师陪你逛逛街。天气凉了,你爸担心你在外冻着,刚才送来一张购物卡,托我带你去百货大楼买几件新衣服。说好了啊。明天见!”

教学大楼的灯光熄灭,楼道里十分安静。抬眼望去,一轮残月从对面山坳里升起,给静谧的楼道投来一抹清辉。

下一条:廉洁文化征文:雅与俗 关闭
特别推荐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互联网www.sogou.com